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章 寡人挂树上了
    不多时,沁弦回到了南书房,手里还捧着一个重物。在场的大人瞧着那样物什,纷纷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 沁弦竟然带回了一个囚犯用的枷锁。这枷锁重二十多斤,沉重无比。戴着这东西,别说是转头了,就是扛着也很吃力。

     “来人呐,替武大人带上,好好治治落枕!”萧羽彦一声令下,两旁的内侍官便大步上前,替武子都戴上了枷锁。武子都到底是个文官,扛着这枷锁,没多久便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 萧羽彦只做看不到,议政大臣们果然收敛了许多。数次想看韩云牧作何反应,却生生地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 萧羽彦这才不疾不徐地看向韩云牧:“说回正事,韩爱卿觉得许灵鈞此人如何?”

     发生了方才的事情,韩云牧面上却依旧没有什么表情:“不妥。”

     这简短的两个字让萧羽彦心花怒放,但面上还是保持着冷静。

     “那韩爱卿觉得朝中谁人可当此重任?”

     韩云牧深瞧了萧羽彦一眼,缓缓开口道:“谢大人入朝为官七载,形式稳妥,为官清廉。可当重任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原本以为还要有所周折,却没想到韩云牧竟一语中的。

     谢应宗也是机灵,不等其他人有何反应,立刻上前一步拜道:“微臣不才,愿为陛下分忧。”

     “好。既然谢卿家有为国效力之心,韩爱卿又极力举荐。赈灾之事,便交给谢卿家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微臣定不辱命!”

     谢应宗说着抬头看着萧羽彦一眼。四目交错,一个眼神,君臣之间便明白了彼此所想。

     解决了此事,萧羽彦心情大好。韩云牧原来这么好对付。萧羽彦呷着茶,优哉游哉地瞧了瞧韩云牧,耳边听着大臣们商议着国是。

     韩云牧低着头蹙眉看着奏折,因为长期蹙眉,额头已经出现了一道竖纹。忽然,他将一本折子递给了身旁的侍从,再由侍从递到了萧羽彦的手中。

     萧羽彦疑惑地瞥了眼那本折子,忽然满口的茶水尽数喷了出来。又倒吸了一口气,顿时被呛得咳嗽不止。沁弦连忙上来扶着萧羽彦的后背。

     国君如此失态,倒让大臣们心中颇有些疑惑。但没等他们开口询问,韩云牧便说道:“今日议政就到这里。你们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喏。”大臣们齐齐应声,然后整齐划一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韩云牧,萧羽彦和沁弦。萧羽彦好不容易顺过气来,指着那本折子惊恐道:“锦乡侯的请安贴是什么时候递来的?”

     “七日前。”

     “他......他如今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“侯府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一脸绝望地看着韩云牧:“你怎么不拦着他?!”

     “我黎国虽有规定,封地内藩王侯爷非诏不得入王都。但逢陛下大婚,大寿,太后大寿等重大庆典时。可先递上请安贴,再入王都。”

     “可请安贴还没到,他就入京了。这不合规矩吧?”萧羽彦眼中燃起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 “循例,请安贴抵达王都后三日内,陛下未驳回,就算是认可锦乡侯可以进王都了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一拍桌子,怒道:“韩云牧,这折子都是你经手的!为何你不替寡人驳了他?!”

     韩云牧瞥了萧羽彦一眼:“臣代理朝政,批阅的都是朝堂上的事情。但锦乡侯的请安贴却是陛下的家事。臣一早命人送到了南书房。但凡是陛下勤快一些,也不至于让这份折子出现在臣的手里!”

     萧羽彦哑口无言。韩云牧所言,巨巨属实。这几日为了大婚,萧羽彦一直消极抵抗,折子也不批阅。就是想给韩云牧添堵,却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 锦乡侯是萧羽彦的皇叔。很多年前也是如同公子顷白一般的存在,萧羽彦的父皇若非是嫡长子,恐怕这皇位也是坐不稳的。

     不过这位皇叔过了三十之后便开始沉迷女色,还酷爱跟小辈们玩闹。萧羽彦从小没少被他整过。

     尤其是六岁那一年,两人在御花园打了个照面。当时萧羽彦嫌身边侍从吵闹,便将他们都赶走了。

     锦乡侯素来笑面迎人,生得白胖讨人喜欢,萧羽彦便不曾有戒心,与他攀谈了起来。结果锦乡侯谎称看到了李子树上结了苹果,萧羽彦不信,让锦乡侯举高了去看。

     谁承想,锦乡侯直接将萧羽彦挂在了树杈子上。而且那树杈子十分隐蔽,加上萧羽彦当天穿了一身绿,还是锦乡侯送的云锦,与李子树浑然一体。乍一看根本瞧不出个究竟。

     锦乡侯笑得脸上的肉都颤抖了起来:“侄儿啊,我怎么觉得你跟这棵树这么配呢?”

     当时萧羽彦吓坏了,颤抖着声音哀求道:“叔父,你......你别吓我了。放我下来吧......”

     “上面风景是不是很好?”锦乡侯却并不急着将萧羽彦放下来,而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碧绿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 “不......不好......”萧羽彦到底是年纪小,吓得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。

     锦乡侯皱起了眉头:“你看看,男儿有泪不轻弹。你这怎么跟个女娃似的。胆子太小了,要训一训!”

     “叔父,彦儿不哭。你放彦儿下来好不好?”萧羽彦啜泣着哀求道。

     锦乡侯冷哼了一声:“你这么抖,肯定是要摔下来的。如果你再叫的话,天上老鹰也会下来吃了你!要知道,老鹰很可怕的。它们不会一下子吃了你,而是一点点地先啄掉你的眼珠子。然后吃掉你的心肝!”

     说话间,萧羽彦真的看到了地上投下来的飞鸟的影子。顿时紧绷着身子,捂着嘴,一声不敢出。锦乡侯伸了个懒腰:“叔父刚刚抱你,胳膊有些酸了。你先在上面看看风景,叔父去休息一会儿。回来就抱彦儿下来。”说完就走了。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身后的哀鸣。

     萧羽彦被挂在树上,就这么等啊等啊。太阳穿过树叶,在细嫩的脸颊上投射下斑驳的光。风一吹,树杈还会随风晃动。那么高的树杈,如果摔下去一定很疼。

     萧羽彦就在这样的恐惧之中,一直等到了天黑。远方传来沁弦,母后和许多御林军的声音。可萧羽彦不敢出声,因为不远处的枝桠上停了一只乌鸦。传说乌鸦以腐肉为食,是会吃人的!萧羽彦拼命捂着嘴,眼泪划过手背,滴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 整整一夜,萧羽彦就这么被挂在树杈子上,一动也不敢动。第二天,宫中的御林军才在树上发现了已经昏迷的萧羽彦。

     过了没多久,锦乡侯就被先皇派遣去了封地。那时候,萧羽彦响不停,为什么平时和蔼可亲的叔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。直到长大了才明白,当初父皇连生了六个女儿。朝中大臣施压,父皇不得

     不答应,倘若母妃肚子里的孩子仍旧是女儿。便将这国君之位传给锦乡侯。

     是自己的出生,让锦乡侯从此与这至高无上的王座绝缘。

     如今他又要回王都了,此来也不知道又要造出什么幺蛾子?萧羽彦看着眼前的韩云牧,不由得忧心忡忡。真是眼前的饿狼还没关进笼子里。后面又放出来一只老狐狸。而宫里,还有一只母老虎

     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 萧羽彦头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 现而今,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。萧羽彦决定暂且犯下和韩云牧的恩怨,先把锦乡侯这

     只老狐狸哄回封地再说。

     “那个......韩爱卿。近日寡人大婚,一直由爱卿操劳。真是辛苦了。”萧羽彦负手走到韩云牧的身前,仰头看着他,“寡人要好好犒劳你。不如今日午时,留在宫中同寡人一同用膳?如何?”

     韩云牧眯起眼睛打量了萧羽彦一番,嘴角忽然牵起一丝冷笑:“陛下相邀,臣却之不恭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舒了口气,近来要好好哄一哄韩云牧,让他去对付锦乡侯。只要臣子们斗起来,国君就可高枕无忧了。何况,这一来还能找借口不回未央宫去瞧皇后那张胡子拉碴的脸。简直一举三得。

     “小弦子,你说寡人这智慧,当个国君是不是都有些大材小用了?”萧羽彦在内堂,一面换上常服一面对沁弦道。

     “可不是么。就陛下您,从小就聪明绝顶。一篇《韩非子》,三个月就背上了!”

     萧羽彦拉下脸来,拧了拧沁弦的耳朵:“你这是谁给的胆子,连寡人都敢讽刺了?!”

     沁弦吃痛地叫了起来:“诶哟,诶哟,陛下饶命啊。奴才的耳朵揪坏了,谁来听陛下的命令啊?”

     萧羽彦松了手,哼哼了一声:“你说的倒也是。这宫里宫外,恐怕只有你最听寡人的话了。你说寡人如何才能当一个像先祖父那样的国君呢?”

     沁弦挠了挠头,为难道:“陛下,奴才大字不识,哪里懂得什么治国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叹了口气:“寡人如今真叫孤立无援,腹背受敌啊。”说着换好了常服,大步走到了书房外面。

     韩云牧正站在书架前,负手看着上面的书。不得不说,单从背影来看,韩云牧身长七尺有余。的确可以称得上是长身玉立,什么衣服穿到他身上,都能显得身姿挺拔。

     只是有一件事,萧羽彦一直不明。为何韩云牧一直以来,都没有娶妻?他在黎国只手遮天,为的难道不是将来子嗣也能享福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