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4章 温泉水滑
    萧羽彦没有想到穆顷白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救她。一直到穆顷白有力的手握住她的手腕,拉着她落在了木鸟的背上。

     锦乡侯拔下了身边侍卫的剑,冲了过来。木鸟忽然高高飞起,锦乡侯气急败坏,用尽了全力将手中的剑抛向了萧羽彦。却被穆顷白接住,他俯身在萧羽彦耳边道:“你若想要他死,我现在就可以要了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摇了摇头:“他还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 于是穆顷白在高空将那把剑掷了下去。青铜的剑擦过锦乡侯头顶的玉冠,深深没入了他身后的青石板里。萧天佑已经一个趔趄坐在地上,两股战战。

     木鸟高高飞起,王府在下方越缩越小。萧羽彦畏高,止不住轻轻颤抖了起来。忽然,穆顷白从身后将她揽进了怀中,轻声道:“别怕。”

     这样如同在云端之上的高度,萧羽彦的所有注意力却全都集中在了身后的人身上。他宽大的依旧将她遮盖住,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。她这才感觉到自己的手是冰冷的。

     良久,萧羽彦才哑着嗓子缓缓道:“你怎么......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“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......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“因为我人虽然离开了,可心早就被你留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鼻子一酸,转身抱住了穆顷白:“放你离开的事情,我只做一次。以后我绝不会再做了!”

     穆顷白将她往怀里揽了揽,没有说话。巨大的木鸟穿过云层,很快落在了城郊外的山中。萧羽彦的脚扭伤了,此刻钻心地痛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如今已经是傍晚,可是她从中午开始就没有吃东西。穆顷白扶着她靠着一棵树坐下,蹲下身轻轻握住了她的小腿。

     “扭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 萧羽彦瘪着嘴委屈道:“脚腕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倒是英勇,那么高的楼,拽着跟不结实的绳子就敢荡下来。”穆顷白嗔怪道。

     萧羽彦吐了吐舌头,看着他脸上的白玉面具。夕阳的余晖染上了一层绚烂的色彩,亦真亦幻。她忍不住伸手摘下了穆顷白的面具。

     他抬头看着她,一双眼眸流光溢彩。他唇畔牵起一丝轻笑:“你可知,寻常人不可随意看到我的相貌。因为......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因为见了我的相貌的,都得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忍俊不禁。这不是云洛话本子里的常见情节?!但凡是戴面具的神秘莫测男子,大多有这样的规矩。她轻轻咳嗽了一声,正色道:“这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 穆顷白眉头微皱,萧羽彦继续道:“因为我早就三书六礼娶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 穆顷白笑了起来,除掉了萧羽彦的鞋袜。但是看到她脚腕上的红肿,却止不住面色铁青了下来。他刚经历过一场兄弟阋墙,到了黎国,同样的事情也发生了。

     倘若他没有及时赶到......

     非要是分离和失去才会让人格外珍惜拥有的。穆顷白替萧羽彦正了骨,便背着她下山回王都。萧羽彦趴在穆顷白的背上,觉得十分安心。

     她绕着他的长发,轻轻哼起了一首黎国的民歌:“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,有一天我骑上它,带它去赶集。可是这是小毛驴他不听我的话......”

     穆顷白简直想把背上这家伙直接往路边一丢。

     “小白。你既然嫁给我,就要守三从四德。”萧羽彦趴在穆顷白的背上,自顾自道,“一会儿回了皇宫,虽然我宫里有那么多的美人,可你一个都不准看。”

     穆顷白无奈道:“好好好,我只瞧你一人。”

     “还有,要当一个贤良的皇后。我要雨露均沾的时候,你要默默支持我。”萧羽彦得寸进尺道。

     穆顷白顿住了,身子微微倾斜:“雨露均沾是么?不如今晚留在这山里,好好沾沾雨露。明日我再找人来接你。”萧羽彦连忙搂住了穆顷白的脖子,避免从他身上滑下去。

     “不不不,不沾了。寡人要为你废了后宫!”

     穆顷白这才背着萧羽彦继续往山下走去。他带着她,一路避开了关卡。悄无声息地潜回了宫中。

     未央宫里灯火通明。回到暌违的宫中,萧羽彦只想伸长了四肢狠狠睡一觉。她一进宫殿,便见到了正在打瞌睡的沁弦。

     听到动静,沁弦立刻起身迎了上来。但是见到两人的刹那,沁弦倒吸了一口凉气,惊恐地看着他们:“陛陛陛下,这这这身打扮.......还有......公子......公子顷白.......你们.......”

     穆顷白将萧羽彦放在床榻边上,替她除掉了另一只脚的鞋袜。萧羽彦摆了摆手对沁弦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你去烧些热水。寡人的梓潼风尘仆仆也是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穆顷白摘下面具,轻轻搁在床榻一侧。揉了揉萧羽彦的头:“你好生歇着。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乖巧地点了点头,穆顷白替她掖好了被角。她眨巴着眼睛看着他,眼角眉梢都是笑意。四目交错之间,满是浓情蜜意。

     一旁忙前忙后的沁弦,没注意瞥上一眼,便被狠狠塞了一嘴的狗粮。

     “你这次来,是不是就不走了?”

     穆顷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萧羽彦欢喜道:“那你要继续当我的皇后?”

     “此事......容后再议.......”穆顷白忙不迭起身道,“水好像是烧好了,我去沐浴更衣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挣扎坐起身,对沁弦道:“小弦子,寡人虽然不能沐浴更衣,洗个头发还是可以的。扶寡

     人进去——”话音未落,穆顷白便俯身将她抱了起来,大步向内室走去。

     穆顷白将她抱在池边,嘱咐她不要轻易让脚沾上水。这才走到一旁更衣。萧羽彦两眼放光,紧盯着穆顷白的手,忍不住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 以前在稷下学宫,她不是没想过偷瞧上一眼。可那时候她还是个小胖子,只能眼看着精瘦的云洛身手矫健地攀爬上高架,恣意地欣赏着未来五国君侯们的*。

     后来云洛一度长了针眼,萧羽彦内心深处是幸灾乐祸的。谁让她看得时候不挑准时机,偏偏看到了熊绍......

     眼见着穆顷白身上只余下一件亵衣,萧羽彦满脸期待地看着他将手放在了衣带上。然后抬头看了她一眼,又默默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 萧羽彦蹙眉道:“怎么,你们齐国人沐浴,都是穿着衣服的么?”

     穆顷白目光微沉,大步走过去,蹲下身。萧羽彦从他的衣领可以看到诱人的锁骨,再往下便是......

     正要往下看,穆顷白却捏住了她的下巴:“今日你受了伤,还是安分一些的好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撇了撇嘴:“看一眼又不会掉块肉。何况我早就什么都看到了!”

     穆顷白叹了口气,蹙眉道:“我让你安分些,不是怕你看。而是你——”他话说了一半,却没有继续下去。她这样看着他,让他如何能安心沐浴。

     眼见着穆顷白很为难的模样,萧羽彦瘪着嘴,委屈地捂住了眼睛:“好吧,我不看。”

     穆顷白笑着揉了揉她的头:“乖。”

     他脱下亵衣,踏入了水中。一回头,却发现萧羽彦正张开五指,从指缝中偷看。穆顷白无奈地摇了摇头,由她去了。

     萧羽彦上次匆忙间瞧了一眼,却没敢细瞧。那时候她的色1胆还没到如今包天的地步。如今知道穆顷白不会拿她怎么样,眼睛便再也移不开了。

     怎么会有人一袭白衣出尘,如同谪仙一般。可除掉衣服,身形的每一处又都如此完美。水珠折射着宫灯的光自肌肤上滑落,无处不透着诱人的气息。眼前这样个,就是五国多少女子的春闺梦里人。

     谁能想到,有朝一日他却成了她的人。若是被周朝的女子知道了,说书先生口中那个猥琐肥胖秃顶的黎绿公,霸占了她们的情哥哥。黎国怕是要覆灭了。

     正看得失神,穆顷白已经走到了她身前:“你不是要浣发,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 公子顷白亲自为她浣发,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,萧羽彦自然不会错过。她解下了挽在头顶的发髻,长发披散了下来。

     她仰面躺在阶上,长发垂落。穆顷白轻轻握住,青丝落入手中。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她高挺小巧的鼻梁,和嫣红的唇。

     “羽儿,你的身份,今后也要一直隐瞒下去吗?”

     萧羽彦眨了眨眼睛,修长的睫毛翕动着:“是啊。父王将黎国交给了我,只要我或者一天,就要守护黎国一日。”

     穆顷白执了浣发用的玉壶,晶莹的水柱倾泻而下,落在青丝上又滑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 他温柔的声音自头顶上空不疾不徐地传来:“可是五国如今的格局,战争不过是瞬息之间。割据动乱终究只是暂时,总有一天会有人来统领天下。到时候你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 “那就领着黎国和那人战到最后一刻。王国覆灭,君王自然是不必存在。历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 她说得轻描淡写,似乎早就想过有这样一日。穆顷白伸出手,轻轻覆在了萧羽彦的眼睛上:“我不会让这一日到来的。”

     萧羽彦不明白,穆顷白为何会问她这样的问题。只是感觉有水流穿过她的发间,像是一双轻柔的手,让人浑身酥麻。感受到穆顷白的呼吸就近在咫尺,他掌心的温度传来,萧羽彦不由自主地想着,倘若以后都能这样便好了.......

     沐浴完毕,穆顷白将萧羽彦抱回了床榻之中。两人身上都沾着水汽,衣衫紧贴在身上。萧羽彦忽然想起自己最初的目的。

     如今这情形,岂不是水到渠成。她伸出胳膊勾住了穆顷白的脖子,舔了舔唇。凑上去吧唧亲了一口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 穆顷白顿了顿,低头看了她一眼,眉眼间带了一丝笑意。萧羽彦尝到了甜头,又得到了这样的鼓励。手指一路下滑,落在了他松垮地系在腰间的衣带上。